首页> 文化资讯> 正文

王谢堂前的燕子:《彦平散文三题》

来源:慧妮资讯网
  

  昆嵛2012年创刊

  胶东最具影响力的文艺期刊

  【重磅推荐】第15期 王谢堂前的燕子:《彦平散文三题》

  王谢堂前的燕子,原名王彦平,毕业于鲁东大学中文系,现为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烟台作协理事。2014年起从事散文创作,目前已在《昆嵛》《当代散文》《胶东文学》《烟台散文》《青海湖》等文学刊物发表《高密东北乡印记》《做一个简静的女子》《唐山硼》《最爱秋夜听虫鸣》《小咸鱼》《遥想陶渊明》《一个女人的看海故事》《雨中情怀》《阅尽世微,不忘初心》《对着四月天的大地和云彩》等散文几十篇。

  【王谢堂前的燕子,一个富有历史纵深感同时又颇具时代文采读之便让人难以忘记的名字。在这个人以文名文以人名的文学后时代,王谢堂前的燕子的出现,是我们胶东昆嵛散文作家群中一个可以借鉴的个例。她加入省散文学会虽然只有一年,发表的作品不多,只有六、七篇作品,但篇篇独道、精彩,给读者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使我想起了早年时接待过一个画家的故事:一个画马的青年画家,为了显示自己的功力,在一幅长卷上画了一百匹马名为百马图,拿出去展览。一位老画家看了之后,在留言上写下了一行数字:1大于100,之后携杖而去。画画如此,写作又何不是如此?!昆嵛文艺主编点评并推荐】

  高密东北乡印记

  曾经有大半年之久,我日夜不分沉迷于莫言的文字世界里。《红高粱家族》《檀香刑》《丰乳肥臀》《酒国》《生死疲劳》《天堂蒜薹之歌》《蛙》……莫言用他魔幻的手法,瑰丽的想象,狂放的语言,宏大的叙事,发出独特的文学声音,以粗砺的生命力独步文坛。奇幻诡谲、汪洋恣肆、天马行空地描绘了高密东北乡——“这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诡谲、扭曲、对比、天马行空,构成了莫言永远的高密东北乡文学王国。

  2016年3月,我怀揣一颗膜拜之心,跟随着胶东昆嵛作家群采风团,探访了心目中向往已久的文学圣地“高密东北乡”——诺奖文学大师莫言倾听大地喘息、触摸大地灵魂的地方!

  标语!标语!

  我们一行人从东海之滨的烟台牟平出发,一路上怀揣着对高密这片土地上繁衍的文化的尊重与向往之情,渴望而急切。当终于站在了这片旷远、苍劲而又丰富的土地,我不禁想说,高密你好!

  现代的高密城,商店林立而豪华,街面整洁而宽敞,行人如织,车辆如河,交通秩序井然,从人的衣着打扮上,折射出物华丰饶、安居乐业的城市风貌。人们和谐安定地在这里劳动、生活,沐浴在祥和的春光下,过着国泰民安的好日子。而小说里的描述,似乎那么遥远,远得如同一个梦境。

  高密城南关莫言旧居。下车后第一眼所见,我就有些吃惊。

  莫言旧居院外墙上,黄底红字长达二十米的一条巨幅标语,瞬间,塞满我的眼睛!

  “全面实施二孩政策,促进人口均衡发展。”

  这几个大字,就那么黄灿灿地,大喇喇地,理直气壮地,喷涂在旧居外墙上,近乎张扬。

  我怎会不想起莫言的著作《蛙》?!那样令人触目惊心!

  那些计划生育的执行者们,逼得待产孕妇东躲西藏无路可退不得不跳进大河,他们虎视眈眈开船穷追不舍,无路可逃的孕妇随河水上下浮沉垂死挣扎,大出血而流产丧命;有的孕妇无处可藏不得不掘地道,躲藏在地窖过着不见天日的洞穴生活;挖土机就堵在孕妇门外张牙舞爪挥舞着鳌钳,大喇叭震天响地喊着围捕的口号,不投降不流产马上用钢绳拉倒你家房子及邻居的房子……那一系列让人瞠目结舌的计生活动,犹如杀戮,我感到心惊胆战,毛骨悚然,透彻脊梁骨的冰凉。

  莫言的《蛙》中,“姑姑”就是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者代表,“姑姑”彻底充当了一个只会完成政策的机器。体制对于人的洗脑是多么严重。我犹记得一些现实中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后的悲惨案例,有的弃井离乡,东躲西藏;有的倾家荡产,穷困潦倒,惶惶不可终日。莫言,正视了血淋淋的现实,将人性的丑恶、政治的丑恶码放在人的面前。作者可能无意彻底地批判计生政策,毕竟控制人口确实有利于人类发展,但是如果机械执行政策,丧失了对人伦的尊重,企图以“政治”控制“生命”,必将制造一例例血淋淋的人间惨剧。

  莫言把那段历史还原给了我们,在我们看似经过学者精心论证的计划生育国策背后的,是令人齿寒的对于生命权、生育权的公然蔑视与践踏。我们不要这样的悲剧重演!

  在旧居对面的另一幅标语是:“负责任生育,过幸福生活。”

  面对这一幅标语,我沉思了许久,“幸福”二字,才应该是计生政策的目的所在吧。可惜对于我来说,这是一场太迟太慢的变革。

  我作为一个70后的女性,基本已经错过了生育的春天。对于拥有两个孩子的美好的天伦愿景,我曾经是那么强烈地渴望过,期盼过。此刻,面对巨幅标语,我只能从震惊,继而无声地委屈,怨怼,无奈地苦笑一下,眼泪悄悄流下来。

  高密人把全新的、人道的计生标语喷涂在莫言旧居墙上,是一种有魄力的行为艺术!春天来了,势不可挡。

  平安庄,胶水河

  一踏上平安庄的土地,我的心房禁不住激动地颤栗。位于高密东北乡的这座小小的山村,后面是蜿蜒流淌的胶河,前面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这里就是令国人自豪的文学大师莫言的人生的起点!

  几间土屋,低矮窄小,破旧粗陋,黑暗逼仄。我站在这土泥巴糊的屋子里,感到呼吸不畅,压抑至极。只有小小的木格窗户,透着点微弱的光亮。莫言在这里出生、长大、娶妻、生子,处处可以想见当年极端穷困的景象。

  狭窄的炕头听到过莫言的饥肠辘辘,小小的窗户见证过莫言饥渴阅读的眼神,成群的苍蝇曾落在莫言脚背的毒疮上,院子里爬来爬去的大蛤蟆抬头凝视过莫言的压抑和绝望。粗陋的农具,必定渗透过莫言干农活的汗水;磨盘的声音,必定夜夜辘辘作响。

  老宅、贫困、饥饿的印记,从莫言来到这个世界起,就已经深深地烙在了他的身上。

  歪斜的木桌,凹凸的裂痕,破旧的罩灯,陪伴过莫言读书写作的时光。透过小小的窗户,我可以隐约看到外面高远的灰色天空。参天的白杨树,只有它们,无所束缚,高耸笔直,以一种不屈的力量向着天空抗争,向上,向上!

  是不是,只有天空放纵他肆意地放飞童年的想象?那是唯一开阔辽远的地方。

  莫言从母亲的怀抱,父亲的眼神,亲族的逗弄中开始体会爱。从乡亲讲的故事及借来的破旧书籍中,了解了祖祖辈辈根植在这片土地上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街头巷尾,田塍篱角,山村的风、云、树、月……都是一幅幅凝固的彩画,紧紧嵌在他的心里。

  我走到莫言旧居后的胶水河畔,无语伫立。这条大河,曾在他的作品里日夜悲怆奔流不息。

  裸露的河谷,干裂的河床。这是一条淹没过高密许多家园和梦想,也滋润了高密沃野和希望的河。

  河干了,斑驳嶙峋,却记忆了澎湃千载的岁月。胶水河啊,你可记得,莫言面对着你,诉说过郁积的欲望,汪洋恣肆的青春梦想?而今胶水河无声无语,平淡如陨石沉寂。

  混杂着牛羊粪便和野草种子的浮土,孵化了莫言的生命,成就了他对文学近乎肆意的天马行空。

  苦难孕育大师!

  平安庄,这是莫言起始的地方!让我们多少可以感受到乡村生活的体验给了莫言最激情的生命力,最澎湃的创造力。莫言最泥土,因而也是最国际。

  故乡从此成了莫言的一个主题,一个忧伤而甜蜜的情结,一个命定的归宿。

  盐碱地,红高粱

  三月的倒春寒有点凛冽。

  踏上这片高粱地,我沉默了。

  细细的寒风下,极目四望,地势平坦开阔,一望几十里,高密东北乡那平展开阔的高粱地延伸触到了灰蓝色天空。旷野上枯草写意着荒凉,沉郁而遥远。

  铅灰色的色调还看不到绿意,开阔地上,生长着稀稀疏疏的小叶杨,笔直倔强地向上伸展着身姿,难以掩饰这里的干旱和贫瘠。

  由于干旱缺水,由于富含盐碱,植被极为稀少。啊,大自然为什么对你如此吝啬,让这片土地的人们罹受那么多的苦难。我感受到了莫言是用一种多么悲天悯人的心态看待历史风扫残云般在高密大地横冲直撞产生的伤害。

  在莫言笔下,“无边无际的红高粱红成汪洋的血海。高粱高密辉煌,高粱凄婉可人,高粱爱情激荡。”高密东北乡的高粱地,美丽而富饶,肥硕而风情,多姿而淳朴,辽阔而荒凉……

  风声猎猎。鸟雀与阳光,沉默无声。

  我怀想着那久远的战场和血腥的厮杀……

  恍然,好像自己被抽离出了时间场景空间,旁观着时间在自己的面前流逝,好像在观看一个宏大而令人惊叹的立体场景,眼前此景如帧帧电影,有人有声有景。

  我看见队伍和旗帜,狼烟与战火;我看见火焰,热血沸腾,漫山怒放丛丛红高粱;我听见呜呜地,霍霍地,呐喊和马蹄!我的脑海里浮现一片片火红高粱随风摆荡的壮观场面。狠狠地爱,狠狠地恨,大爱大恨,大生大死,疯狂而无序;激情、野性、自由——“我奶奶”“我爷爷”柔情缱绻,放浪不羁,自然情欲充盈天地之间,生命的自由与欢乐酣畅淋漓!他们以命相抵,在这片充满生命力的山东高密大地上撰写爱与征服,野心和意志的传奇故事,他们做尽坏事但也报效国家,他们缱绻相爱也英勇搏杀,他们离经叛道也护国爱家。

  原野上回响着《九儿》那首伤感的歌曲,无言的颤栗,无声的呼唤,直抵人心的旋律,交融着穿越世纪,隐藏着多少情人美好甜蜜痛苦的回忆。我再次热泪盈眶。

  是啊!红高粱,只有走近它,才能感觉到它的强悍与柔情,它的浪漫与朴实。

  在这个不是高粱红的季节,我却看到了红得无边无际、美得浪漫至极的高粱地,感受到了高粱的辉煌和爱情的激荡!

  高密东北乡的痴男怨女、地痞流氓、英雄好汉……他们懂爱恨情仇,懂精忠报国。所有的幸福、残酷都发生在这片他们日夜穿梭的血色高粱地里。这是一片红成光洋血海的红高梁。饥饿、贫穷、仇恨和死亡,激发他们身上奔腾的血液、高昂的斗志,他们张扬着蓬勃的生命力、张扬着自由个性。

  风声猎猎。沉默的原野,袒露着胸膛。

  我的脑海里浮现了那些个性鲜活的形象:西门闹、蓝脸、上官鲁氏、于大巴掌、沙月亮、司马库、鸟儿韩……他们是酒醉如泥敞着胸酣睡的汉子,是血泪青春的村妇,他们如同精灵,在东北乡的大地神出鬼没,任性恣情;他们有土匪的野性,也有英雄的血气;他们梦幻而神奇,浪漫而纯真,肮脏而纯洁,丑陋而美丽。

  在你神秘的原野上,红高粱红了几千年。红红绿绿的日子涌过去了,生命,在这里轰轰烈烈地更新,在这里静悄悄地生长。颤动过也麻木过,金黄过也灰暗过的土地啊!

  肆意,飞张,生命、意志、狂欢!这是灵魂的暴动,生存的幻象,梦境的翅翼。莫言以喷涌的气势创造了一个在伦理道德边缘的红高粱世界,使人看到了峥嵘的原野上数千年的智慧和麻木。

  风声猎猎。我感到高密大地深处的劲风向我倾泻而来。

  “高密辉煌”“凄凉可人”“爱情激荡”的红高粱,洒天地万物以辉煌的赞礼!

  东北乡,红高粱,你不朽的名字在岁月中闪烁,寒风抖不落,我的灵魂飞入你的襟怀。

  东北乡,你的美艳,你的妖娆,你的风情,都已成为记忆中的一种风景。

  在我离开后,你定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记忆。我将用拿过高密炉包的手,用浸透着情感的笔触来描写对你的眷恋。

  再见,东北乡。

  高密大地到处响起了生命轮回的声音……

  万物敬重,此刻潮响不息。

  后记

  一路无语。我内心击打着滔滔的江水,深深体会着莫言的话——“我与农村的关系是鱼与水的关系,是土地与禾苗的关系。”

  文学背负的使命感使我肃穆了神色。高密东北乡之行使我深刻体会到莫言所言:“真正文学的共性是关注人的命运、生存、情感,这才是中国文学进入世界文学的前提,也只有当中国文学具有了广义世界文学的特质,才有可能进入国际文学的范畴。”

  我们胶东昆嵛作家群采风团一路风尘仆仆奔赴青岛,尽管夜色已浓。这座现代化都市已经华灯绽放,繁弦急管,歌舞飞扬。而我们,在黑暗里,在不被了解的孤独里,默默穿越城市的滚滚浪尘。在这个充满车流与享乐的城市里,颠簸在青岛崎岖蜿蜒的山路上,我们的存在只是一列孤独的过客。事实上,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神圣的梦想,总是伴随着痛苦疲惫焦灼,但是也惟有这种痛苦能把深沉给予我们。当我们《昆嵛》主编焦红军主席率先走在队伍前列,我看到夜色里他身躯微微伛偻,带领着文学后生们奔赴文学的圣地,我们就如同一列朝圣者。那一瞬间,我的眼睛湿润了——诚然,人类需要讲究现实的人,他们谋求有报酬的事业。但是,人类也需要梦想家,我们因着对文学的信仰而走到了一起。我也只有好好努力,真诚执着,以对得起焦主席及《昆嵛》对我的栽培与厚望。

  在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我们必定无悔此行。生命就是一种行走,我们热爱这样的行走!高密东北乡采风行,会成为我记忆中永久的财富,砥砺我坚守文学的使命,永不停止奋然前行!

  遥想陶渊明

  他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挣扎与取舍,听到了心底怎样的声音,才做出最后的抉择:一去樊笼,豁达明净,宁可错过世间万千风景,与一株菊花,共话月明。

  ——当我一个人,遥想陶渊明,总会有如是想法。

  陶渊明选择了甘居山野乡村,不见车水马龙,市井繁华,却得赏四时花木,山水风光,乐得清苦简约。玉树临风、雅人深致、风流倜傥这些优美的词汇与他的形象无缘,他只是率性朴实的农夫诗人。

  晨起踩露而出,晚时踏月而归;在莳花种树,春耕秋拾,山光水色,流年烟火中,陶渊明构建出一个极精致美好的“家国梦”——“桃花源”。

  在这个梦里,“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桃花源里,白云溪水,草木山石,天然秀丽。土地平整肥沃,泉水干净澄澈。瓜果桃李满园,远离浮世风尘。房舍人家,一草一木,生动宁和,皆有喜气。乡村日子虽不精致华丽,却简衣素食,岁月静好。适于人居,古朴安适。

  桃花源里,百姓们远离战乱,远离贫困,安心度日,现世安稳。“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那老幼欢乐、共享天伦的盛世美景,真是令人欢喜!

  然而,陶渊明生活在一个怎样险恶万分的时代!长年战乱,社会动荡,家国飘摇,生灵涂炭。魏晋南北朝真正是一个无序和黑暗的乱世!在风霜催逼的日子里,陶渊明该做出怎样的抉择?

  陶渊明必定经历了万千回的灵魂辗转和长夜不眠,“从惊吓中回过神来,重新思考哲学、历史以及生命的存在方式,于是,一种独特的人生风范,便从黑暗、混乱、血腥的挤压中飘然而出”——他最终给自己的生命重新定了位,鄙弃同流合污,傲视沆瀣一气,绝无奴颜媚骨,选择了做回最好的自己。他辞官归隐,躬耕僻野,寄情山水,采菊东篱,悠然南山,白云般自在闲适。他真实勇敢地做了自己想做的人,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世事人情不争闹,桃李春风自主张,实在无可指责,乃至可亲可佩!

  南朝宋421年,其时陶渊明隐居农村已十余年,五十七岁。“穷则独善其身”的日子里,他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家国梦想,以309个字,描绘出了自己心目中的“桃花源”。此后,“桃花源”,吸引了世世代代人欲抛却凡尘束缚,老去山林,饮醉烟萝;更成为了后世人的终极梦想,几与时光同在!

  我喜欢并渴望走近像陶渊明这样的人格世界。陶渊明早年曾受过儒家思想的影响,有过“猛志逸四海”“大济苍生”的雄心壮志,29岁为江州祭酒,不久,因“不堪吏职”辞官而归。36岁时,为荆州刺史桓玄的僚佐,不久,又辞归。40岁时,出任镇军将军刘裕的参军,同年八月,出任彭泽令。因“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是他对外公开的宣言),80天后辞归。之后亲自参加农业劳动。63岁病逝于家。

  于他而言,世事喧然,人生转徙,苍茫无依;何如围篱种菊,慰我孤独寥寂;冰雪为骨,清雅洁尘;不争不扰,淡得清远。

  我时常想,能在粗鄙的世上活得特立独行,靠近理想并忠贞于心的人,实在不多。

  陶渊明在乱世中的选择成就了自我,保全了人格;同样,当“达则兼济天下”的愿望无法实现时,选择暂时的隐忍,正是为了更好的反抗;正如千里马,短暂的驻足,难道不是为了更远地驰骋吗?

  中国人自古以来,崇儒尚道。在生命的长河中,陶渊明身上体现的,也正是儒家和道家思想的交汇融合,这两种思想如同东流的长江和黄河,最终殊途同归汇入大海,让自身的生命获得了更好的价值!

  惟愿,草木有灵,知他情意;诗书有心,护他周全。

  历史几经荒凉和苍老,几经丰盛和跌宕,最终,陶渊明升腾化成后人的精神教父。人们忆念他,玩味他的生活,他的言语,属于他的每一点细节,他躬耕自足的精神状态。

  林语堂在《人生的爱好者陶渊明》里有一段生动形象的赞美:

  “他不曾做过大官,没有权力和外表的成就,除一部薄薄的诗集和三四篇散文之外,也不曾留给我们什么文学遗产,可是他至今日依然是一堆照澈古今的烽火,在那些较渺小的诗人和作家的心目中,他永远是最高人格的象征。”

  真实勇敢地做自己想做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坚守着自己的梦想——遥想陶渊明,我最终做如是想。

  做一个简静的女子

  我自小是一个恋旧的人。恋旧人,恋旧物。

  记得小学二年级时,就因为我形影不离的发小被老师调座位走了,不再和我是同桌了,我就如同失了魂儿,哭啊哭啊,哭得天昏地暗,最后竟虚脱了过去,那情景犹如天塌了一般。

  我的抽屉里,放的都是过去的旧物:几只书签,一个毛毽子,几本老书,一只旧口琴,几张老照片,几件旧衣服……都是曾经陪伴了我某段时光的证物——证明着和那些人,那些旧时光,是如何相遇的,又是如何分别的。

  我就如同一只蝜蝂,背负着一路的遇见,累到跌倒跌痛,不肯舍弃,不肯放手。

  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猛回头已经过去很多年,某一日忽然发觉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积攒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东西。这个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各种物件:柜子里多年不穿的衣服,挤挤地悬在衣架上,手都插不进去;鞋柜里各种各式的鞋子旧了变形了,扭扭曲曲也堆在一起;书柜里,看过的没看过的,喜欢的不喜欢的各种书籍堆压着;储藏间里各种有用没用的杂物充斥角落……电脑里,忘记了年代的照片,过时了的文件……还有,还有令人唏嘘不已的年华虚度……我感觉到心里堵得慌。

  有句话说“四十岁以后要做减法”——你留存的东西越多,你就越容易为外物所累,困于其中,越陷越深。也有明智人士的呼吁:认真地审视一下你的生活,你的时间主要花在了哪些方面?它对你有好处吗?它会让你过得更好吗?它在为你的光明前途添砖加瓦吗?如果你的回答是不,那么你需要重新评估一下你的日常活动并且做出改变。

  那一时期,我感觉到自己的人生,不清扬,不明净,不爽利,不潇洒。它们白白占据着我的空间,牵扯耗费着我的精力。

  不是一直告诫自己,要做一个简静的女子吗?很多时候,一个人最大的障碍就是你自己的思维过程。因此,从现在开始,改变想法,改变生活!是时候该做些改变了。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要彻底清除那所有的沉重和羁绊!

  用了整整两天,我几乎忘记了吃喝,挽起了袖子,系上了围裙,如同一个清洁女工,翻箱倒柜,爬上爬下,把陈芝麻烂谷子都倒腾了出来:好多年不穿了的旧衣服,过期不看了的旧书报……天哪,多年下来,家里竟然产出一大堆的废弃物,而我还竟然允许它们一直占据着宝贵的空间。一包一包地搬到了楼下,刚打开地下室的门要放进去,一想:难道还要继续保存它们?一不做,二不休,处理掉!能卖的卖掉,不能卖的直接进垃圾箱。

  处理完毕,立刻打扫擦洗。各个柜子重新腾出了大大的空间,客厅开阔了,卧室清爽了……处处清新宜人。我的心情,豁然敞亮。这才是我要的生活空间。我慢慢地,优雅地坐下,如同一个女王。

  不是我们的心胸天地越来越窄,而是里面充塞了太多的物质和欲望的灰尘;我们熙熙,我们攘攘,我们毫无知觉,直到有一天,心灵被塞满,我们受其所累,始发现,已经太沉太重,似乎无法走远……经过了这些年的洗礼,我怎可以忘记,要做回那个简静的女子,还给心灵一个更大的空间!

  物质的欲望要简约,精神的简约更是必需的!我渐渐减少了不必要的饭局,拒绝了不想赴的聚会,少说了那些没有实质的废话,远离了不会让自己变得更美好只会停滞不前更加消极的圈子,从沉迷于手机微信QQ空间里挣脱出来,不再去违心讨好,不再有刻意恭维,不求人,也不屈就妥协,无需逢迎谄媚,不再一味地顾及他人,禁锢真心,委曲求全……我开始发现,我们真正需要的只有很少几样。比如食物,水,一间房子以及爱。我开始主动关怀真正的朋友,赶紧去孝敬着双亲,欣欣然享受着和孩子相处的每一寸时光,亲山水,近自然,钟情笔墨,将自己打理成一处淡淡的风景……

  岁月老了,心却逐渐丰厚。做回自己,安谧,简静,是一件多么美的事情。

  做一个简静的女子,从丢弃旧物开始吧……

  (本文发表于《昆嵛》2016年第02期)

  诗意心灵的文学追梦者

  ——彦平印象记

  柳华东

  沈从文说:“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真性情的人,想法总是与众不同。”我对彦平的第一印象恰恰就是由她的这个与众不同的真性情开始的。

  我们早年曾经在同一单位共事,其时,她刚刚参加工作。有一次领导布置迎接上级部门来检查单位工作,搞了不少形式主义的东西,大家因此忙得不可开交,却也无可奈何。只有彦平,在校长动员迎检的会议上,提出异议,大体就是说为什么不能实事求是地迎接检查。当时大家都认为她太年轻,不识时务,不谙世故,不会虚以委蛇,一时间成为笑话。

  日本著名散文家东山魁夷有一句名言:“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泉水,只因日常繁乱生活遮蔽了它的声音。”我想,彦平恰恰就是那个没有被世俗遮蔽心泉的人,而这股清流正成为她文学追求的源头。

  在昆嵛作家群中,彦平算是一个文坛新秀,却也是一个老作者。说她是新秀,是因为她的作品这两年才被《昆嵛》发现,逐渐见诸报端,才为大家所认识;其作品更如一缕清风,让大家耳目一新。说她是一个老作者,是因为她一直热爱阅读与写作,并且坚持不懈,足足有三十个年头了!

  从读书时候起,彦平就开始了对文学的孜孜不倦的追求,她广泛涉猎中外文学名著,最早读泰戈尔、冰心,后来尤其热爱俄罗斯文学,深受熏陶,并由此形成了博爱、温暖、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一边阅读,一边写读书笔记,这个习惯一直坚持到现在,转眼已经三十余年了。她的写作也从读书的学生时代开始,三十年来保留下来的随笔就有三十多本。扎实而深厚的文学基础,让她在文学之路上走得充实而稳健,如今更是收获连连,有声有色。

  “我只不过是写出了一个女人的心理路程。”彦平曾这样评价自己的作品。散文贵在写出作者的真性情,而真性情,岂不正是作者对天下万物认知的心理路程?这种心理路程恰恰最是感人至深的文章精髓!

  彦平的《一个女人看海的故事》正是这样一篇写出一个女人二十多年来在现实与理想间挣扎成长的心理路程的散文精品。

  在这篇散文中,作者写出自己喜欢海而与海结缘的真实人生经历,虽然琐屑,却充满人间的烟火气息,从中道出了诸多人生况味。

  “日子流逝,我一直在心里念想着海的美景。当一个女人没有做到完全的精神独立,哪怕一个小小稍稍浪漫的心愿,也是难以实现的。不就是看海么?真的有那么难么?来烟台十三年,就没有机会实现么?”在这难以置信的反复质问中,反衬出生活的匆匆忙忙,反衬出“逝者如斯”的无奈!

  人生无常,不如意十之八九。而最让我们扯不断理还乱的,恰恰是作者在看海的琐碎记忆中所透露出的那种难耐的寂寞与孤独,那种淡淡的愁绪与哀怨!其实,这种淡淡的愁绪,往往成为我们芸芸众生的人生底色。宋代豪放派词人苏轼也曾感慨:“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正是对人生的这种充满哲理的思考,才让作者笔下的这种淡淡的愁绪更具文学魅力!

  在散文的结尾处:“前几天烟台经历了多年不遇的寒潮,下了大雪。我自己一个人,在一个寒气袭人的凌晨,坐车奔到海边,心满意足地欣赏着期待已久的冬天的大海,尽管头发上、睫毛上结满了小冰碴,我却乐滋滋地在海边的冰地上蹦蹦跳跳。”

  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体验?我的脑海里很容易浮现出“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画面来!透过作者笔下的那个天寒地冻之间的海边女人,岂不浮现出我们每个人对人生的孤独体验?怎不产生一种心碎的人生感受!文学的魅力由此油然而生!

  关于人生的诸多感悟,恐怕莫过于对个人成长的记忆。

  彦平的《唐山硼》恰恰就是对自己成长历程的回忆,唐山硼也就不仅仅是一座山,更是自己人生历程的一个象征,一个见证。

  在这篇近万字的散文中,彦平生动流畅的语言,俨然作者“心灵深处那股潺湲的泉水”汩汩流动,沁人心脾!

  作品中,写出农家的辛劳与朴实,更写出姥姥姥爷的慈爱与善良。而这样的姥姥姥爷,何其多啊,我们多少人也曾经沐浴在这样的农村姥姥姥爷、奶奶爷爷的慈爱里,撒娇在这样温暖的怀抱里!所以,在作者的笔下,不光是作者的记忆复活了,每一个读者的记忆也被激活了。在共鸣中,我们怎能不感动于作者生动的笔触与细腻的情感体验?

  “姥爷正年富力强,是个能出力的庄稼汉子,每天招呼社员们上山干活:挑水、播种、除草、秋收……浑身使不完的劲儿,从来不喊累。黝黑瘦削的脸,黑白斑驳的平头。姥姥闲不住做家务,每天做饭、喂猪、养鸡、缝补衣服;秋天太阳好就搓玉米粒、掰花生;冬天夜晚织花边、缝衣服。天色微亮就起来生火做饭,她不用看钟,鸡鸣几声,或者霞光透过窗棂的光辉,便知时辰。”

  如此恬淡幸福的画面,我们几乎都有经历,曾几何时,我们哪里知道人还会老去,哪里知道童年的快乐还有尽头,尤其想不到慈祥的姥姥姥爷还会永远的老去!

  正如作者所说“我爱极了那段时光的自由和明净,以为会永远那样,年年岁岁,细水长流。”

  岁月无痕,岁月却是有牙齿的。它正一点一点吞噬着我们的青春,我们的幸福记忆!

  “世事喧然,人生徙转,人生不可预测。姥姥忽然生病了,在病床上躺了大半年。最后一次去看姥姥,我隐约感到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去姥姥家了。”姥姥终于在岁月面前倒下了,“姥姥躺在炕上,似乎没有意识,早已不会张嘴说话。我坐在地下凳子上,呆呆看着她。她似乎努力把头扭向我这一边,眼神散了,不知眼睛能不能看到我。我没有和姥姥说话,我以为她在寻找光亮。”

  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对逝者的思念让作者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歉疚:“后来又过了几年,我偶尔读到的一篇文章说,在老人临终的时候,听觉是最好的,依然存在的。我才悔悟,当时我怎么没开口叫唤几声我的姥姥,她是不是当时特别渴望我和她说说话,听听亲人的声音,而我却以为她什么都听不见了。”

  没有了姥姥姥爷的故土,在情感上就不再是作者真正意义上的故乡,作者的灵魂忽然无所依傍地孤独寂寞起来!

  只是,唐山硼还依然活在作者的记忆里,“这座唐山硼,就是这样给了我如此干净纯粹的体验,濡染着我小小的心灵,也把一股莫名的感动悄然注入在我的血液里了。”“夜里,我唤着唐山硼的名字,使我刻骨铭心的唐山硼,使我捶足顿胸的唐山硼!我要跪下去亲吻的圣地,你是我对大地的初恋,注定了终生要为你魂牵梦绕。”

  唐山硼已经化为作者的一种精神家园,成为她记忆里最柔软、最温暖的情愫!

  彦平以自己细腻的文笔,体现出文学悲天悯人的情怀,更成为读者文学体验中挥之不去的至深至情的童年记忆!

  在生活中捕捉灵感,以诗意心灵抒写人生感悟,是彦平散文的独特文学视角。如她的《雨中情怀》《小咸鱼》《做一个简静的女子》《最爱秋夜听虫鸣》《童心诗心,永恒美丽——记法布尔和<昆虫记>》《阅尽世微,不忘初心》等等,无不体现出她对生活的诗意体验与思考,充满着生活的浓郁气息与作者的真性情,读之如沐春风。

  彦平曾这样表达自己的人生追求:“做人,简简单单;写作,清新自然。”也许正是她的这种淡泊的、诗意化的生活态度,才会让她的作品如此恬淡、清新、自然,她的文学思维才会如此唯美、迷人。

  一向崇尚温柔敦厚、自然唯美的彦平,以其独到的文学气质,一定会在文学之路上越走越宽,她的人生也会因为文学而更加绚烂多彩!

   …………………………………………………………………………

  做有价值的文学

  胶东《昆嵛》签约作家群

  主办:山东省散文学会

  《昆嵛》文艺杂志社

  社长:王安 李林才

  顾问:毕淑敏 杨悦浦 许晨 王展

  主编:焦红军

  副主编:孙汉宁 徐丽 杨明政

  编委(按姓氏笔画为序):

  于玮玮 大连菊子 王秀梅 王川

  王彦平 巨爱宁 吕孝良 牟进军

  孙伟 孙晓颖 乔洪涛 刘美玉

  刘向东 李祖成 李克利 周军

  周其伦 柳华东 凌寒 漆宇勤

  微信号:kunyuwenyi

  投稿邮箱:kunyuwenyi@sina.com

  扫描二维码也可关注


QQ代刷网 https://52ltfw.com/
慧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