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来源:慧妮资讯网
  

则一

初春三月桃花盛开,他就是那时有了自己的意识。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除了看到了这片精致的世界,还看到了那个蹲在自己脚边的粉嫩嫩的小丫头。

他是刚刚脱离混沌的树魂,不能离开自己的本体,于是每天望眼欲穿的等待小丫头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

他看着她慢慢从懵懂无忧的小丫头长成天真浪漫的小少女,看着她的女红从四不像到以假乱真,听她每天对着他细诉自己的琐事,从兄弟姐妹之间的玩闹,到对一个男人的倾慕。

看她欢天喜地的准备着嫁人,绣累了霓裳便像小时候一样卧在他的脚边酣睡。

他垂眸看着睡的香甜的小丫头,多想伸出手去抱抱她,想捏捏她的脸颊,告诉她他有多喜欢她。他多想告诉她她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初的心念。可是他只有树枝啊,他没有手没有脚,他不能抱抱她不能跟她回家不能看着她是否过的开心。

他轻轻摇着树枝,粉红的花瓣漫天飞舞,为她铺下十里红妆。他留给她作为一棵桃树全部的祝福,祝福她今生一世欢喜。

一夕桃花漫天,他在溪畔遥望着她一身红妆凤冠霞帔走进花轿,疲倦慢慢侵入全身,他闭上眼睛沉入黑暗。

不知需要多久才能再次脱离混沌,可我希望下一次再看到这片红尘时,还能再看到你在我树下嬉闹酣睡。

我,喜欢你。

很久很久的之后,听老人说起湖边那棵不知几百年的老桃树,一夜繁花落尽,再不曾开过哪怕一朵桃花。

却无人知晓原因。

则二

轻轻呵了一口气,他倚在树旁,望月色如水。

“你冷吗?”清丽的声音,带着婉转的暖意。

他回过头,不远处站着一身锦装的少女。他颦眉:“汝为何人?”

少女扬起笑容:“我是这里的小桃妖阿。”她伸出手比比划划,一脸难掩的兴奋:“你还在我的树下弹琴煮酒,记不记得?”

他没做多想,随意的点点头。

小桃妖却靠近了些,凑近他看了半晌:“你有心事?”见他不言,复又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不妨告诉我阿,说不定我能帮你呢。”

他冷冷的哼了一声,低头看着她目色冰冷:“吾要继承王位,汝如何帮吾?”

小桃妖吓了一跳。

本朝太子昏庸无能,却偏偏是王朝的嫡长子,世人虽对太子不看好,却也是无可奈何。

小桃妖咬着唇伫立良久,久到他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风中却传来轻飘飘的一句话:“我帮你。”

他一时愣了,回过头却早已不见树下少女。

次日,太子遇刺身亡的消息风一样的传遍朝野。作为最有动机的二皇子,却是最有不在场的证明的。

太子遇刺那晚,他自御花园至寝宫,路线与东宫方向背道而驰,多人可证。

当晚,他再次来到了御花园,走近他平时弹琴煮酒的那个树下,顿了顿,抬起手轻扣树身:“汝在吗?”

树后转出的少女身影半透,面色苍白,却笑意盈盈:“这下你可以当太子了吧!”

他皱着眉头打量她:“汝这是怎么了?”

小桃妖欢快的笑笑:“没事的,杀了人,快要涣散了。”

他闻言怒极“你是疯了吗!”

她歪着头,轻轻的扯扯他的衣角:“别骂我了…我以后再也听不到你的琴声了,你最后再为我弹一曲吧。”

月色轻柔,琴音悠扬。她身影渐消,他悲伤欲绝。

“喂…我喜欢你哦。”

清浅的声音消散风中,他抬起头,树下空无一人。

则三

他回过头,夜幕重重,黑暗里仿佛有什么在翻滚涌动。书生越想越怕,赶忙念一声“阿弥陀佛”,低头快步走开。

身后的黑暗中浓雾翻滚,愈加厉害。最后一个一身染血的绯衫女子从黑暗中跌出。

她擦拭着嘴角的鲜血,恨恨的站起身来。

浓雾中传来“桀桀”的怪笑,成百上千张面孔浮浮落落的翻滚着:“小桃树,你再回去修炼个七八百年吧,那个书生我们吃定了哈哈哈哈!”

女子恶狠狠的盯着那团浓雾,那是黑暗里最可怕的东西,那是人心最阴暗的欲望化成的恶魔。

她面色惨白,嘴角犹带着一丝鲜血:“我不会让你们伤害到他!”

浓雾闻言笑得更加疯狂,仿佛整团雾气都剧烈的抖动起来:“恐怕由不得你吧,小桃树。你应该知道他今天去了哪里吧,我们不过随便变了个人告诉他他院中那棵桃树是个妖精,他就巴巴的跑去把木匠都找好了。小桃树,你这么护着他,又有什么用呢,他不仅不感谢你,反而想要你魂飞魄散...”

绯色的女子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到本体,坐在桃枝上遥遥的望着屋里熟睡的书生。微微露出惨淡的笑容。

傻书生,以后没有了我,谁欺负你可怎么办呢?

当第二天书生找来的木匠到达时,绯色女子正站在门口,门外是蠢蠢欲动的浓雾。

“今天是阴天啊。”书生看了看雾蒙蒙的天色,对着木匠指了指谢了满院缤纷的老桃树。绯衣女子身影渐渐变淡,她回头看了他一眼,整个人化成千万道流光扑向浓雾。

桃木辟邪。

一道一道的光芒穿透雾霭洒在小小的院子里,那株老桃树轰然倒下。

天晴了。

书生抬头看看久违的晴天笑起来。果然这桃树是个精怪,这下终于好了。

散成千万点的光芒围在书生身旁有些亲昵转了转,转瞬消弥在无尽天地之间。

——“小书生,保重。”

温婴。


出国美国 http://www.topsedu.com/
慧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