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道别

来源:慧妮资讯网
  

夜来梦推开门,屋里家舍依旧,却因长时间没人打理积了满满一尘灰。自打殇落把保姆解雇,这屋里越发的冷清。

夜来梦不知殇落会不会回来,但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他能去的地方不多,只要他还在这个世界,迟早会回到这里。

夜来梦将屋子收拾一番,干完这些累出一身热汗,从衣橱里找了件干净的T恤进了洗浴间,也许实在太累,洗着洗着,居然睡着了。

梦里的她,一袭白衣如雪,脚踏彩云,翩然间从天而落,衣袂翩翩,谁都会说这是位仙气凛烈的仙子。

夜来梦不知自己为何这般装束,反正现在遇到的怪事多得不计其数,这一件她是见怪不怪。

她似乎看到了一座很繁华的都城,那都城堪比唐代的长安。

只见繁华的商业街两旁竖立着鳞次栉比的楼房,飞檐画栋的高阁林立,兴致勃勃的游人络绎不绝地徘徊游往。翠柳如烟,凝满河堤两岸。金粉楼台、歌馆酒肆的处处可见,时不时传来几声嘻声,让人忍不住回头张望,却在回眸那刹,瞧见一抹熟悉的紫影。

殇落,夜来梦心窜到了嗓子眼。

白袖一拂落于歌馆旁的树梢上。

屋内歌舞升平,殇落穿一紫绛紫色修身长袍,领口和袖口都有繁复的云纹,头束紫金玉冠,只留几缕墨发轻荡自然地垂在肩后,怀里拥着两个美人,其中一个美人衣裳大敞,大胆地坐在他腿上。

三人持酒嘻笑,眼前一群舞妓正扭腰翩舞。

这样放荡不羁的殇落,夜来梦还是头回见到。

奇怪的是她居然清楚是在自己的梦里,可不知怎的会将殇落想象成一位浪荡的王爷。

也对,是对他的不辞而别有了埋怨,才在梦里将他扁低。

只听殇落腿上的美人唤着殇落说:“王爷难得来,今日定要不醉不归!”

殇落一双绿眸在美人脸上流转,噙嘴低笑,只将怀中的两位美人下巴狠狠捏了一把,立即引来两位美人嗔笑。

他虽这么做,却是心不焉,眼角的余光不时瞥了眼窗外,嘴角一弯:“来了,就进来!”

夜来梦一怔,他居然瞧见了自己,刚想走去,却过一抹黑影从对面的屋檐上飞了进去。

夜来梦松了口气,原来他并不是对她说得。

继续着屋内,在看清那抹黑影时,惊得下巴掉一地。

陆肇津!这黑衣人居然是这厮!

此时的陆肇津已不是现代风流公子样,而是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道袍,手持一柄拂尘,黑袍翩翩间,倒有那么点仙风道骨。

“想不到陆国师对歌舞也有雅趣!”殇落挥开怀中的两位美人,示意陆肇津坐下。

陆肇津低低一笑,拂袍坐于殇落对面:“是王爷抬举本座了!”

殇落嘴里含着抹笑意,手里摆玩着一只琉璃杯,眸光落在手中的琉璃杯上,漫不经心地对陆肇津说:“丹丸练得怎么样?”

“尚还缺些火候!”

殇落闻之,凤眸一翕,一道森寒之气四溢,吓得陆肇津直哆嗦,只听殇落又说:“再给你三天!三天后,本王一定要得到那丹丸!”

陆肇津担忧地道:“王爷,那丹丸虽能使人长生不老,但……炼制起来十分费力,何况炼制丹丸所需之物,绝非常物,长此下去,圣上定会有所察觉!”

“怕什么!这天下都是本王替他打下的,本王不过想要颗丹丸健体,他就这般的小气!”殇落将琉璃杯往桌上一掷。

夜来梦想不通,殇落要长生不老丹做什么?他不是狼妖吗?莫非这人不是殇落,不过是个与殇落长得像的人!

如此一想,轻手轻脚地离开树梢,身影一晃,居然化作一只蝴蝶飞了进去。

她围着殇落打转,发现这人虽然长得像殇落,但气息与殇落完全不同,她也不知哪里出了错。

倒是陆肇津除了外貌老了些,其他一点没变,就连气息都一样。

她围着这个酷似殇落的人打转,却被这人用衣袖拂开。

身躯一晃,她从窗子跌落,疼得她直龇牙,刚想爬起,一盆冷水从头浇至脚,冷得她直打颤。

一个激灵,她从梦中惊醒,见自己从头到脚湿淋淋的,不得不叹,那梦的真实。

她从浴缸爬起,一道颀长的身影投了过来,不时吓一跳,抬首,见是林安琛,不,其实是殇落,心下一乐,立马扑了上去。

“我就知道你不会一声不响地离开的!”她难掩心底的惊喜,伏在他肩头说。

殇落拍着她光滑的背脊安慰她:“我只是回来看看,想不到你差点睡死在浴缸里!若不是发现的即时,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对了,你刚在梦里都看到了些什么?”

夜来梦身躯一顿,原来他回来有一会了,此番说来,那梦里的情景他是知道的。

那盆冷水,岂不是他浇的。

气得努嘴捶他:“还不是因为你!”

殇落见她头发还在滴水,忙递了条浴巾给她,“快擦干别着凉!”

夜来梦适才想起,自己还是光露露的,脸颊一红,忙用浴巾将自己包个严实。

殇落轻笑,“现在才做,是不是晚了点!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再遮有必要嘛!乖,快把头发擦干!我有事同你说!”

夜来梦见他是认真的,也就不跟他闹,不过平白无故又被他沾了便宜,自然要讨回一些。

红唇一翕,在他身臂直狠狠咬了一口,直到留下深深的一排齿印。

“这是对你的惩罚!”夜来梦嘻笑说。

殇落咝了下,没避开,任由她咬。

这点痛与他不过是挠痒。

待夜来梦将自己收拾干净,回到客厅,殇落已替她买了饭菜,这会已将饭菜摆好在桌上。

夜来梦瞧着这一大桌自己爱吃的,心里乐开了花。

这是他为她准备的,感激之余,忍不住在他脸上啵了一下。

她的唇柔柔软软,如同食了蜜一样芳甜。那一个吻如同石子投入水潭,在殇落心里泛起丝丝涟漪。

其实他是来向她道别的,可是这样的她,让他如何开口!


美国本科gpa3.0什么水平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0i923/
慧妮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