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趣闻趣事> 正文

红楼梦里碧痕伺候宝玉洗澡用了六个小时,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来源:慧妮资讯网
  

红楼梦里,宝玉身边大大小小有十多个丫鬟,很多人会奇怪,宝玉再娇贵,也用不到这么多丫鬟伺候吧?有袭人、晴雯等四个大丫鬟不足够了吗?其实远远不够,在贾府这样的贵族之家,宝玉又是公认的荣国府未来的继承人,他的一切自然都有专人伺候。

袭人虽然是宝玉身边的大丫鬟,但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实际上,宝玉身边的十来个丫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份主要差事。如果用今天的语言来表述,袭人负责怡红院的全面工作,衣食住行等;晴雯主要负责精神层面,兼管针黹女红;麝月则负责危机公关,主要是负责吵架……

宝玉既然是富贵公子,又生活在女儿堆里,自然爱干净,常洗澡,这就得有专人负责,不像今天,我们洗澡都有淋浴,很方便,一个人就可以,在古代,洗澡得烧水,还得把烧好的水抬到屋里,倒进洗澡的浴桶里,有时候还得伺候主人洗澡,宝玉身边就有个丫鬟,主要工作就是伺候他洗澡,这个丫鬟就是碧痕。

关于碧痕伺候宝玉洗澡的文字,发生在第三十一回,是从晴雯的口中说出来的,那时候,晴雯因为跌了扇子被宝玉训斥,两个人吵了一架闹了别扭,宝玉后来跟晴雯赔不是,然后邀请晴雯一起洗澡,晴雯赶紧拒绝了,并说出了过去碧痕伺候宝玉洗澡的细节。

红楼梦里碧痕伺候宝玉洗澡用了六个小时,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宝玉笑道:“我才又吃了好些酒,还得洗一洗。你既没有洗,拿了水来咱们两个洗。”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笑了几天。”

从这段话里我们知道,碧痕曾伺候宝玉洗澡,且一下子洗了两三个时辰。过去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换算成我们今天的时间,也就是说,碧痕伺候宝玉洗一次澡用了五六个小时的时间,这是大半天的时间,简直令人不可思议,因为洗一次澡通常一个小时足够了,那么碧痕伺候宝玉洗了这么长时间,他们都干了些什么

晴雯的话特别有意思,她说她也不知道宝玉和碧痕在干什么,又不好进去,为什么不好进去呢?既然是洗澡,自然是脱了衣服的,碧痕都能伺候宝玉洗澡,为什么晴雯就不能进去呢?这就牵涉到了我们经常谈到的话题,即怡红院里,除了晴雯,宝玉与袭人、碧痕等人,也许早已有了肌肤之亲,所以晴雯不好进去。

还有一层意思,即晴雯不知道碧痕是在伺候宝玉洗澡,还是在干別的什么的事,因为她紧接着说了宝玉洗完澡之后看到的情形:水淹着床腿,席子上都是水。这一处描写大有深意,也就是说,宝玉不只是洗澡,他与伺候他洗澡的碧痕似乎在洗澡的过程中还干了别的事,是用洗澡水打闹游戏,还是别的什么呢?为什么席子上都是水?这不由得使人浮想联翩。

红楼梦里碧痕伺候宝玉洗澡用了六个小时,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总之,碧痕伺候宝玉洗澡,花了那么长时间,绝非只是洗澡那么简单,不管他们在洗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伺候宝玉洗澡是碧痕的主要职责,因为在此之前,曹公已经有过交代。

原文二十四回,在宝玉屋里干粗活的小红,好不容易瞅了一个在宝玉跟前卖弄的机会,却冷不防遇到赶回来的秋纹和碧痕,两人在干什么呢?我们看原文:只见秋纹,碧痕嘻嘻哈哈的说笑着进来,两个人共提着一桶水,一手撩着衣裳,趔趔趄趄,泼泼撒撒的。

秋纹和碧痕抬着水进来了,两个人抬的正是宝玉的洗澡水,但当她们看到平时根本就不能进屋的小红从宝玉屋里出来时,立马就提高了警惕,她们接下来的反应是:二人便都诧异,将水放下,忙进房来东瞧西望,并没个别人,只有宝玉,便心中大不自在。

两个人为何如此紧张呢?庚辰本有一句颇有深意的批语:四字渐露大丫头素日,怡红细事也。又有一条眉批:怡红细事俱用带笔白描,是大章法也。丁亥夏。畸笏叟。从批语中的“怡红细事”四字我们大可以猜测想象秋纹、碧痕赶忙跑进屋里是什么意思,她们怀疑小红利用大家都不在的空档接近宝玉,甚至主动与宝玉发生点什么。

红楼梦里碧痕伺候宝玉洗澡用了六个小时,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从两个人的“心中大不自在”我们似乎还可以知道,宝玉与她们素日的关系绝对不一般,至于不一般到什么程度,从上面已经说到的碧痕伺候宝玉洗澡用了六个小时即可见一斑,这绝对不是一般意义的洗澡,至于发生了什么,曹公故意留了白没说,无尽的意味都在读者心中了。

这一回里,碧痕倒没有伺候宝玉洗澡,原文说她和秋纹“只得预备下洗澡之物,待宝玉脱了衣裳,二人便带上门出来。”也许这一次宝玉不需要她伺候,也许是小红的突然出现,扫了她的兴头,也许因为是秋纹也在,不方便……但从前后两回的表现来看,碧痕毫无疑问是专门伺候宝玉洗澡的丫鬟,而且不仅仅是伺候宝玉洗,也许两个人常常坐到了一个浴桶里,互相嬉闹了半天,把水弄得到处都是,才匆匆洗了澡。

至于这么长时间的嬉闹,都包含了哪些内容,也许每个读者心中都有一个答案,令我奇怪的是,六个小时可不短,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除了晴雯觉得奇怪,难道袭人就不觉得奇怪吗?她在事后为什么就没有找碧痕问问清楚呢?这个问题,我们后面再说。

对于碧痕来说,也许能够通过伺候主子洗澡,就已经是她莫大的幸运了,因为这不算重活,且有无数亲近宝玉的机会;事实也证明,在伺候宝玉洗澡的过程中,碧痕可能常常被忘情的宝玉邀请一起共浴,嬉闹玩耍,对碧痕来说,这就更是莫大的荣宠了,毕竟,这份差事可不是人人都能干的。


漆面保护膜 http://www.nahtbam.com
慧妮资讯网